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 个人专辑 > 袁银波
袁银波“对话”系列寓言 人与狗的对话
时间:2017-05-15 08:07:13  来源:中国文人书画网  

 

袁银波“对话”系列寓言 人与狗的对话

     
 
(8章)

    忠实
 
    人喝斥狗说:“滚,狗!你就这点不好,老跟着我,真烦人!”
    “错!”狗说,“这一点,正代表了我的忠实。你是我的主人,我不跟你跟谁呀?”
    “那你总得看事色。上次,我们领导来了,你不但不摇尾巴,反而咬人家,对我影响多不好!”人说。
    “只有你们人才会看事色,我们狗不行。”狗说,“在我们狗的眼里,就没有什么领导不领导,只有生人和熟人这两个概念。我驱赶生人,还不是从你安全的角度考虑,有什么不对吗?”
    “你说的,倒也没错。”人说,“只是以后办事,别太那么死板。”
    “这还真不好办。”狗说,“我们狗世世代代,都记着这样一条格言,‘儿不嫌母丑,狗不嫌空贫’,再穷的人再贫的家,我们都会厮守到底,这叫忠实,却不是死板。这也有错吗?”
    “唉,狗,毕竟是狗。”人发出了哀叹。
 
诚信
 
    “我对你说过了,叫你别那么死板,可你照样死板。那天夜里,我去领导家送礼,本来神不知鬼不觉的,偏你在我们领导家门口的路灯下晃了晃,叫人家拍照了去,有了我去领导家的依据,这多不好!”人又训起了狗。
    “那能怪我吗?”狗说,“你那晚对我说,因为是晚上,我必须保护好你的安全。我见你在领导家待了老半天,怎么也不出来,怕你出事,就找你去了。这是讲诚信,难道又有错?”
    “这就是你们狗不如人的地方。”人说,“诚信得讲,那看针对什么人,什么情况。给领导送礼,牵扯到方方面面的人和事情,这是绝对不能让人知道的。”
    “好,我知道了。以后你再给领导送礼,我不去就是了。”狗说。
 
友善
 
    平白无故的,人对狗又拉下了脸。
    “怎么啦?主人,我难道又做错什么了?”狗战战兢兢地问。
    “还说呢!你怎么能吃里扒外?”人说,“昨天,我买了那么多骨头喂你,你怎么把好几块骨头送邻家狗吃。似这样,那不就增加我养狗的开支了。”
    “主人,你也太小气了!”狗说,“正因为骨头太多,我吃不了,送点骨头给我的朋友,那又有什么。你们人类有个名词,叫友善,我友善友善还不行吗?”
    “不行!”人吼着说,“咱家的骨头,就是咱家的骨头,它一根也不能对外。”
 
    尊老
 
    人突然发现,最近以来,狗的食量急剧增大。他深为奇怪,便暗暗跟踪,偷偷观察,结果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:有一老一小两只狗,会准时在自己上班的时间跑来,在自家的狗食盆里蹭食吃……
    “这还了得!要迅速解决这一问题。”人说。
    这天,同以往一样,人给狗食群盆里添满了食,便假装上班去了。毕竟,狗的智力赶不上人的智力,那一老一少两只狗又蹭食来了,结果被离开却又返回的人抓了现行。那老少两只狗迅速跑开了。
    “这,铁证如山,你能抵赖嘛!”人吼叫说,“我已交待过你了,咱家的骨头,一根也不能对外。你可好,天天将咱家的狗食让给别的狗吃,这是什么意思!”
    狗不慌不忙地说:“那老狗是我的母亲,小狗是我的妹妹,咱家现在这么富有,我让给他们一点狗食还不行吗?你们人类有个讲究,说是尊老爱幼,还说这是什么美德,我讲点美德都不行吗?”
    “不行!”人说,“现在都什么年代 了,我们人都不讲尊老爱幼了,你们狗还讲这一套。”
 
    坏狗
 
    “喂,你有没有狂犬病?”人问狗。
    “应该没有。”狗说,“因为,我并没有发狂。”
    “知道吗?张三家的狗得了狂犬病,咬伤了好几个人,甚至致一人死亡,这是多么值得警惕的啊!”人说。
    “那是坏狗。”狗说。
    “狗还有好坏之分?”人有些奇怪。
    “人里面有坏的人,狗里面有坏的狗,这是很正常的嘛!”狗说,“比如说,狗咬狗这很不好,可你们人类难道就不人咬人吗?”
 
    偷咬
 
    人不慎,被别家的狗给咬了。他怕得狂犬病,赶紧去医院打了一针狂犬病疫苗。回家后,人把这件事对自家狗说了。
    “它是怎么咬你的?”狗问。
    “它一没喊,二没叫,只是偷偷跟了上来,愣不防咬了我一口!真倒霉!”人说。
    “这,就叫偷着咬人的狗。”狗说,“其实,你们人类,多的是偷着咬人的人,我们狗也学会了这招,就有了偷着咬人的狗。所以主人,你以后不仅要提防偷着咬人的狗,更要提防偷着咬人的人呢!”
 
    讨好
 
    这天,人一见狗,就噼里啪啦,好一顿训斥。
    “这到底为什么啊?”狗十分委屈地说。
    “还问我为什么?上午我们领导来,你是不是告我的状了?”人说。
    “我怎么会告你的状呢?”狗说,“你上次对我说,一定要看事色。所以,我一见了你们领导,就不停地问好,不住地摇尾巴,狠命讨好人家,你却说我告你状了,真冤啊!”
    “你是怎么向我们领导问好的?”人问。
    “我汪汪汪,那就是问好。”狗说。
    “错!”人说,“对领导,得用普通狗语问好,应该是嗷嗷嗷,那领导不就听明白了,这是好好好嘛!”
    “嗷嗷嗷,记住了。”狗说。
 
迷药
 
    狗的噩运又来了,主人不但骂了它,还打了它,打得挺狠的。
    “你得说清楚,这又是为什么?为什么!”狗说,“否则,我得申诉,得告状,告你虐待动物罪。”
    人不得不冷静下来:“嗨,你别说,现在还真有这样的法律条文。”他便不再打狗了,继续发狠说,“我真想打死你这狗东西。”
    “到底为什么啊?”狗追问。
    “咱家被盗了!”人说,“损失十分惨重。偏偏是,你就在门口守着,怎么能让小偷进屋行窃并溜走了呢?”
    “我不知道啊!”狗说,“我吃了你喂的肉,就迷迷糊糊睡着了,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    “我给你喂肉了吗?”人惊问。
    “是啊!是肉。我当时还纳闷,主人平时那么啬皮,只喂我骨头不喂肉,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他喂我肉吃了,真幸运啊!”狗说。
    “哎呀坏了,这肉里有迷药!”人说,“本来,我和朋友商量好,想迷倒李四家的狗,去他家弄点事儿,怎么把带迷药的肉喂你吃了?”
 
Copyright© 2008-2009 ZGWRSH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
地址:中国陕西省艺术研究所文人书画研究中心 邮编:710072 电话/传真:13991986136 E-MAIL:wenrenshuhua@163.com
维护发布:《中国文人书画网》技术部 本站QQ号: 382565163
陕ICP备08102918号